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天津“鹏翎股份”让死人复活签字转让股权 获法院给力支持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7-05-10 14:33     点击:

             天津“鹏翎股份”让死人复活签字转让股权获法院给力支持

                 ———天津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掠夺股东利益遭实名举报

  核心内容:把政府及工商部门认定的股份有限公司,法院以所谓改制的特殊性和不规范性为由,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称之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很明显是违法退股侵占股东合法利益,却被法院强制认定为合法。天津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所谓的股权夯实等一系列的违规违法行为,变相掠夺股东利益,却得到法院的给力支持,在当地引起巨大反响,舆论哗然。

  我们是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塘镇中塘村村民,是天津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原始股东。现我们实名控告鹏翎公司的高管利用造假、强制退股等违法手段,分割我们的合法权益(见上图),以下是基本事实。

  一、企业的成立过程

  1、集体企业

  1988年10月24日,由天津市大港区中塘乡中塘村投入资金45万元,成立了集体企业天津大港区中塘胶管厂。

  2、股份合作制企业

  1994年6月,为了发展,企业进行股份合作制改造,鼓励职工入股,我们多次向企业投入资金,形成了村集体和职工(自然人)共同控股的股份合作制企业。

  截止到1997年底,村委会的占股比例为49.63%,248名自然人股东占股50.37%。1998年2月,中塘村委会与248名自然人股东签订《企业股本转让合同》,村委会的股份一部分有偿转让自然人股东,一部分按照当时自然人股东的持股份额无偿量化(无偿量化指:赠予)给自然人股东。村委会退出企业,企业职工完全控股。

  3、股份有限公司

  图:1998年9月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同意设立天津大港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

  在完成股份转让和股份量化后,1998年5月4日,248名发起人签署《发起设立天津大港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协议》,以当时的资产和股本提出设立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 1998年9月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同意设立天津大港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年的9月25日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真正法律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鹏翎股份成立了。

  二、违法强制股东退股,大肆侵吞股权

  1、企业高管强制股东退股

  鹏翎股份成立初期,尚能依法对待我们职工股东的股权,但从1999年底开始,企业高管利用各种理由强制职工股东退股,要求男职工达到50岁,女职工达到40岁必须退股,不退就开除。我们所有的股东都不想退股,为了不被开除,我们只好选择退股,这种强制退股一直持续到2002年。2003年开始,无论退股还是不退,都被陆续开除。

  依据《公司法(1999)》第149条规定,公司不得收购本公司股票,但为减少公司资本而注销股份或者与持有本公司股票的其他公司合并时除外。《公司章程》第15条规定,公司股东所持股份一经认购不得退股或者撤股。企业强迫我们退股的行为不但违背了我们的个人意志,侵害了我们的切身利益,也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

  2、高管造假,掩盖非法事实,侵吞股东股权

  (1)工商年检造假。

  为了掩盖退股违法事实,在2000-2002的企业工商年检时,提交伪造的股权结构报表。

  (2)董事会会议违法

  2002年1月6日,由张洪起等人控制的董事会,未经股东大会同意,擅自决定进行股权夯实。所谓的股权夯实简单说就是股东合法所有1块钱,变成了4毛钱,如果股东想要这1块还要给公司交6毛,如果不交6毛,公司强制将股份收回。如前所述,职工股东的股权的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自有投入到企业的股份,另一部分是1998年村委会无偿量化(赠予)的股份,全部股份在鹏翎股份注册成立时,已经作为实缴资本足额投入到企业中,董事会夯实资本的行为是侵权行为,是对个人股权的变相掠夺。而这些掠夺的股份量终流向了张洪起等大股东。

  (3)股东大会造假

  图:企业股东代表大会签到表造假,所有股东几乎都是用一个人的笔迹代签。

  2002年,根本没有召开过股东大会,鹏翎股份的高管伪造“股东签到表”、“股东大会决议”等材料,分割职工股东的合法权益。

  (4)通过让死人复活伪造转股协议等手段造假,侵吞股权

  2002年6月,鹏翎股份伪造了转股协议,并在工商局办理了变更登记手续,将我们的股权全部侵吞。

  图:蔡宝明在1998年1月29日死亡,2002年6月25日企业转股协议蔡宝明竟然死人复活签字了。

  如蔡宝明因病是在1998年1月29日死亡的,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中塘派出所的死亡登记表上对此有详细记载,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蔡宝明去逝4年后,2002年6月25日北京鹏翎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现天津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的转股协议竟然有人冒充蔡宝明对此进行了转股协议签字。

  图:蔡宝平在2001年3月16日死亡,然而2002年6月25日照样被人为复活在企业转股协议上签字。

  还有蔡宝平是在2001年3月16日死亡的,在蔡宝平死亡一年后,即2002年6月25日有人冒充蔡宝平签字进行了转股协议。

  ……

  就这样鹏翎股份为了侵占我们的股权,无所不用其极,采取让死人复活的方式,在企业转股协议上造假签字,岂不让人感到可笑之极!

  三、法院无视客观事实,枉法判决

  针对我们的量化股份被违法侵吞,以及企业强迫退股违法,这两个问题我们向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打官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法官枉法判决。一审阶段天津市滨海区法院以审判员杨西虎等为首的法官们不依法纠正,反而为违法行为辩护,将法定的“股份有限公司”扭曲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将违法“退股”粉饰成“特殊的股权转让”;纵容大股东违法侵吞我们的量化股份,以(2014)滨民初字第1754号驳回我们的起诉,二审阶段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李纪申无视客观事实,以(2015)二中速民终字第0898号民事裁定书,竟然驳回我们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四、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我们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我们不但付出辛勤劳动,还在企业发展的多个关键时期,投资入股,及时挽救了企业。我们的投资和劳动,挽救了企业,成就了“鹏翎股份”这个上市公司。

  然而以张洪起为首的大股东,却利用我们的朴实、不懂法、侵害我们的合法权益。恳请各级部门为老百姓做主,依法纠正鹏翎公司的违法行为。

  五、企业排污,举报无人过问

  图:天津鹏翎股份公司用暗管偷偷地把污水及垃圾排放到天津市永久性保护生态区域内。

  在该厂炼胶中心的后面,是天津市人民政府永久性保护生态区域的范围,该企业用暗管偷偷排污,散发出浓浓的臭味,周围的群众均掩鼻而过。群众多次向当地环保局举报,但不知为何,最终都不了了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